今天是:
你现在所处的位置:首页> 媒体关注

杨小艺:救助服务没有终点 用爱温暖每一位流浪者

来源:本站原创 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3-22           访问次数:9958

杨小艺:救助服务没有终点 用爱温暖每一位流浪者

来源:华龙网

  华龙网3月22日13时讯(记者 李雪)一大早,刚到单位的杨小艺便被同事匆忙叫走。当日凌晨,渝中区太阳沟派出所的民警遇到一名离家出走的女孩,因询问无果,民警只好将她送来市救助站,寻求暂时庇护。接收小女孩后,值班工作人员也没能问出她的信息,只好等待天亮后杨小艺来做工作。


  杨小艺来到小女孩的房间,只见她低着头坐在床边,一言不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半张脸,把自己和别人分隔开。


  “你好呀,我是杨小艺,是救助站的社工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杨小艺试图打破两人之间的安静,然而小女孩却没有搭理她。


  面对小女孩的抵触,杨小艺并不在意。作为救助站的专职社工,她的工作就是要慢慢走进每一位救助对象的内心,帮助他们破除“心墙”,重塑对生活的信心,回归家庭,回归社会。5年多来,日日如此,她说能尽自己努力去帮助每一位救助对象,就能感受到自己实实在在的价值,这是生命莫大的恩赐。


  十七天的守护 出走女孩重返温暖家庭


  小女孩依旧保持沉默,杨小艺轻轻挑起她遮住脸的头发,故作惊吓地说:“呀!你吓到姐姐了!”此时她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杨小艺,杨小艺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你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才遮着脸的,原来是因为自己长得漂亮不好意思露出来哟!”少女突然低着头笑出了声。


  短短几分钟,两人的关系便有了微妙进展,于是杨小艺继续问到:“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“我叫夜默曦。” 不过这明显就是个假名字,因为是第一次见面,杨小艺能够明显感受到小女孩的防备,她并不着急在短时间内能有很大的收获,于是结束对话,对她进行观察,往后再慢慢建立两人之间的信任。


  杨小艺发现夜默曦不与任何人交谈,除了看书就是一个人发呆;在与同辈群体交往中,也表现得相当沉默,偶尔还会有自残倾向。在二人最初的交流中,夜默曦要么不说话,偶尔会用普通话回答,但总是极为小心,不透露自己的信息。


 

走失儿童需要行为矫正,杨小艺一一进行个案面谈


  一段时间后,在杨小艺持续热情的“骚扰”下,两人渐渐熟络起来。夜默曦越来越信任杨小艺,在面谈中会主动提及自己的家庭生活以及离家出走的原因。原来正在念初中的她,学业压力比较大,而母亲管教严厉,常常让她感觉害怕和孤独,与母亲的沟通不畅,让她的精神压力无处宣泄。


  随后,杨小艺针对夜默曦的情况,以心理辅导和小组活动介入专业社会工作服务,由此打开她的心扉。慢慢地,夜默曦情绪状况明显变化,尝试与站里的其他女孩交往,愿意与杨小艺倾吐内心的苦闷。


  在一场小组活动中,杨小艺让有同样亲子矛盾的孩子们在一起,大家相互倾诉,同时引导孩子们看到父母对自己的爱。在这当中,夜默曦逐渐认识到母亲的不易,在杨小艺的鼓励下,她给自己的母亲写了一封信,表达对母亲的感恩。


  十七天后,几经周折的杨小艺,终于联系上了夜默曦的母亲,不久,夜默曦便同母亲回家,离站前,夜默曦交给杨小艺一封信,上面写到:“记得第一次见面,我沉默不语,你絮絮叨叨,记得我想要自残,你安慰我。谢谢你……我希望你能记得我。”


  原来杨小艺为她所做出的努力,她都记在心里。从被拒绝到被接纳,在十七个日日夜夜里,在跌跌撞撞间,杨小艺终于帮助夜默曦破解心中的“疙瘩”,也帮助她顺利回家。


  不放弃 “跑站”老手回头迎接新生活


  救助站的人形形色色,流动性特别大,每个人的问题也是各有不同。在杨小艺眼里,她要做的就是散播种子,把希望和鼓励的种子“埋”到每一个救助对象心里,当他们感到孤单难受时,会想起来有个人曾那么关心他们,种子就会发芽,让他们能够看到希望。


  2011年,22岁的阿明因外出打工时,钱物被盗,身无分文的他来到救助站寻求帮助,初次感受到救助站的“好处”后,他开始了“跑站”生涯。跑站就是救助对象利用政策便利,向不同的救助站寻求救助,以此获得通讯、住宿和饮食方面的帮助或补助。


  2013年,阿明来到重庆市救助管理站,资料显示,此前他已经接受了150多次的救助。看到这么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自甘堕落,杨小艺决定帮助他重新振作,从此阿明便成为杨小艺“跑站”帮扶对象之一。


 

为救助站的走失未成年进行心理疏导


  要帮助“跑站”对象重新回归社会,需要坚持长时间投入,阿明长期混迹救助站,已经形成了不劳作的习惯,也渐渐与社会脱节,帮助他更需要时间。当他第一次来到重庆市救助管理站时,杨小艺便主动跟他聊天,告诉他“跑站”存在的危险,鼓励他认真生活。


  当阿明下一次又来救助站时,杨小艺内心会很失落,“看来我上次的工作没有产生效果啊!”不过杨小艺依旧会热情接待他,“没关系,我又多了一次帮助他的机会。”


  考虑到阿明很久没有工作,将来重新找工作肯定会遇到很大的阻碍,杨小艺还为他进行求职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,这是阿明两年多来从未遇到过的,以前他在“跑站”时遇到的都是漠视和冷落。


  杨小艺对阿明的接纳和尊重唤醒了他内心深处对关爱和尊重的渴望,在他无助时,他常常会想起杨小艺对他说过的话,也曾多次让他打消要去违法犯罪的念头。


  在杨小艺持续一年多的跟进下,阿明终于重拾生活的希望,决心找工作养活自己,认真生活下去。


  多说多做 五年帮助上千名救助对象


  2007年,杨小艺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,曾先后在深圳和陇南地震灾区做专业社会工作服务。2012年初,她回到重庆,当时重庆社会工作服务尚处在起步阶段,没能寻到心仪的社工机构,杨小艺到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策划,但是自己内心并不喜欢,工作起来也不开心。


  2012年下半年,当她看到重庆市救助管理站招聘社工时,她毅然决然报名,并顺利通过考试再次做回社工。


 

为流浪儿童组织小组活动


  在救助服务中,杨小艺把对流浪乞讨人员单一的物质救助转换为心理疏导、能力提升、资源链接以及社会融入等多元综合救助,帮助他们回归家庭和社会;同时,在救助站建立完整的救助社会工作流程、制度及实务技巧,填补此前的空白。


  “同事都说我天天风风火火,每天都充满了干劲。”在杨小艺看来,对每个救助对象的工作一刻都不能停,她特别害怕因为自己少说了一句话、少做一件事,让他们没能得到应有的帮助。


  五年来,长时间不停地说话,杨小艺的嗓子患上了咽炎;因为服务艾滋病患者,她曾被送去医院观察;也因长期坐在电脑前为疑难对象寻亲,患上颈椎病;救助服务工作见效慢,有时感受不到成就感和获得感……即便如此,她从没有放弃过任何一名救助对象。在她的努力下,帮助了上千名流浪乞讨人员及380多名流浪未成年人走出困境。


  她说:“他们的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,更要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关心和关爱。”救助服务没有终点,她还要继续为救助对象服务,撒播希望的种子,用热情温暖每一个受助者的心。



  人物小档案:杨小艺,2007年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,2012年底,进入重庆市救助管理站任专职社工,负责站内未成年人保护工作,5年来,帮助上千名流浪乞讨人员及三百八十多名流浪未成年人走出困境。


0.367080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