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你现在所处的位置:首页> 媒体关注

救助站的“破译者” -今日重庆- 华龙网

来源:本站原创 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5-02-04           访问次数:9886

记者手记

帮人找家的工作,听上去很简单,但见了她的工作过程才知不易;五年来就帮人找家,听上去也很枯燥,但每当亲人团聚时,她总是跟着兴奋地流泪。

救助站的“活地图” 帮人找家大街小巷记心中

  1月22日下午2点,一辆救助车在南山上缓慢的行驶着,张娟娟的脸紧贴着车窗玻璃,忽然说:“这里好漂亮喔!”听了这话,刘静雯赶紧专注地看着张娟娟,“我们现在就在你的家南山上,看到特别熟的地方给姐姐说喔!”刘静雯想从张娟娟的眼神中找到线索,帮她找到家的位置。

  张娟娟2012年8月被送到市救助站,智力有些障碍,只知道她的家在“南山水泥厂”,刘静雯通过当地派出所查无所获后,又第三次带她到南山实地找家。“每一次到南山,她都很兴奋。”上次张娟娟到南山后,就想起了她有个男朋友叫“张大洪”。此次到南山后,她又说了一条重要信息:水泥厂不是她的娘家,而是张大洪和她的家。

  “帮人找家,找个两三个月是常事。两三年后才找到的案例也不少。”28岁的刘静雯,五年前大学一毕业就进入市救助站,分到 查询室,开始了为救助站中精神障碍、记忆模糊的流浪者寻家的工作。

  刘静雯日常做得最多的事便是打电话,当有了被救助者家的信息时,便不停的打电话核实。

  “别看她平时轻言细语的,常常打电话时像在吵架。”刘静雯的同事唐松经常让她注意“形象”。但接电话的人可能是老人,也有可能只会听和说方言,非吼一般的大声才能交流。

  五年的电话打下来,五年的大街小巷跑下来,刘静雯成了本“活地图”。主城的大街小巷早已熟于心中,哪个镇在哪个区县,她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。

抓取“密码”破译地址 帮助百余人找到归家路

  “找家的工作不是陪人逛逛街,背背地图那么简单。”刘静雯回忆起她初进救助站工作时帮助的第一位救助者。那人总是很着急的试图告诉她家的地址,可她口齿不清,也不会写字。问了三个小时,一无所获,急得双方都想哭

  “现在我要是再问三个小时都还一无所获的话,这五年我就白干了。”现在她不会一上去便问对方家在哪儿,而是先为他们拿东西、递开水,让双方“知己知彼”。然后,刘静雯再根据对方的整体状况制定问询方案。“思维清楚的,可直接切入主题;思维模糊的,可慢慢引导;有精神或智力障碍的,只能抓取关键词,再像间谍一样拼凑、破译。”

  今年1月15日,一位离家八年的女子就因刘静雯的成功破译,找到了家人。女子叫陈珍,有精神疾病的她2007年无意中离家走失,然后不知怎样辗转到了重庆。2011年8月被送进市救助站。刚到救助站中的陈珍内向,不开口说话。刘静雯也不说话,就默默的帮她搬东西,铺床、打饭。几个小时候,陈珍笑了,刘静雯也跟着笑

  第二天刘静雯再帮她打饭时,陈珍说了句“火车呢?”刘静雯赶紧记下 “火车”,然后试着和她聊天:“坐火车累不累啊?”陈珍点了点头。刘静雯通过陈珍的口音初步判定,陈珍不是川渝地区的人,但家应该就在西南地区。可帮陈珍找家的事情并非一帆风顺,陈珍因精神疾病无法自控被送进了重庆市精神病医院。

  刘静雯每月都会到精神病院和陈珍聊天,慢慢的又抓取了“银子”、“头重”等词汇,再根据排除法初步认定陈珍来自贵州。此后,刘静雯慢慢说了一些贵州的地名给她听,看其反应。三年多时间中,陈珍也说了四个位于贵州的“家庭地址”。每拿到一个,刘静雯便会向当地警方核实,但均无果。

  今年1月13日,陈珍又说出了“惠水县雅水镇岩脚村”这个地名。刘静雯又拨通了当地警方电话,陈珍的亲人找到了!1月15日,陈珍的姐姐哥哥从贵州开车接妹妹,三兄妹见面泣不成声。当晚刘静雯在微信朋友圈中写下“2015年第一件功德圆满之事。离开很容易,回来太难了。”

  “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帮人找到家,因此没统计过到底帮过多少人。”但市救助站办公室的数据显示,近三年来每年到救助站的受助者都有千余人,百余人在刘静雯的帮助下找到自己的家。只是找家的过程有难有易。

离开容易回家太难 她是他们共同的“姐姐”

  陈珍到重庆市救助站后,刘静雯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帮其找到家人。但目前市救助站还有一些人暂时还未找到家和亲人,他们中20多岁的小姑娘,也有40多岁的大哥、大婶。他们口中的刘静雯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呼“姐姐”。

  “姐姐”这个称呼是从三年前叫起的。对于这个称呼的解释,刘静雯说,“简单、容易。”而救助站的其他同事则认为,这是被救助者对刘静雯的信任和依赖。

  对于一些甲肝、肺结核等传染病患者,刘静雯也会在医嘱下慢慢和他们沟通。“他们更需要温暖,也更想回家得到家和亲人的关怀”。

  在重庆市精神病医院,从救助站送去那儿医治的患者总会围着她,或拉她的手,或迫不及待的和她聊天,或告诉她一些新信息。那儿的医生也特别喜欢她来,总会笑着问她:“今天你来,又接哪位患者回家啊?”

  帮人找家这份工作干了五年了,期间她因打电话太过频繁,声音沙哑过;她因接触传染病者,被观察过;也因长期乘坐硬座火车和汽车,患过颈椎病……但刘静雯没想过换岗位。“我做这行这么熟了,换了新人又得重头摸索经验,亲人团聚或许又得推迟。”

“姐姐”的独白:珍惜家人 在一起就是幸福

  每年,仅重庆市救助站就会救助千余人,为何会有这么多人离家漂泊?后来我渐渐了解到,很多漂泊者,当初离家时都怀揣着让家人过得更好的理想,外出打拼,但因一时的不成功,便不愿回家,也不愿和家人联系。渐渐的,家因拆迁或亲人电话号码更换等各种原因,游子便于家,于亲人彻底失联了。

  家是港湾,亲人是光,失去了方向和光的游子便缺少了奋斗的动力,渐渐由游子变成了漂泊流浪者。进入救助站后的他们都希望快点回家,尽早与亲人团聚。

  我愿意当他们在救助站的“姐姐”,当他们暂时的亲人,让他们在亲情的氛围中尽快想起他们家的方向和亲人的相貌。

  但同时,我也希望更多的游子能多和家人联系,别让一时的“面子”成为失联的遗憾。毕竟,在一起就是最简单的幸福。









网友与评论

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

评论(0人参与0条评论)

0.313863s